主页 » 未分类 » 北京今春飞絮预计有三次高发期,设百处监测点全程监控

北京今春飞絮预计有三次高发期,设百处监测点全程监控

北京今春飞絮预计有三次高发期,设百处监测点全程监控

新京报快讯(记者 周依)记者今天(4月14日)从北京市园林绿化局了解到,今年杨柳飞絮预计共有三次高发期,全市建立了上百处监测点对飘絮情况全程监控,并设定80条巡视路线,发现飞絮高发地区,将通过修剪树枝、树冠喷水、地面湿化等方式及时清理。

此外,北京市园林绿化局还开发了“北京飞絮防治APP”,对每一株杨柳雌株精准定位、针对性治理,目前正开展信息采集工作,预计明年可覆盖五环内重点区域。

北京市园林、气象部门首次联合发布飞絮预报

据了解,北京的飞絮期一般从4月上旬开始,到5月中旬结束,大约40-50天,但并非整个飞絮期都漫天飘絮,飞絮量较大的高峰期约为20天。

北京市园林绿化局科技处处长姜英淑介绍,为降低飞絮对市民生活的影响,今年,全市在杨柳雌株分布较密的地区建立了人工监测点50处、远程视频监测点50处,对春季飘絮情况全程监控。市园林绿化局与市气象局合作,提前组织专家研判,首次联合发布了杨柳飞絮预测预报信息。

根据预测,今年杨柳飞絮高发期预计将有三次,第一次在4月10日左右,主要飞絮树种是毛白杨,目前已经进入尾声。由欧美杨、垂柳等带来的第二次高峰期将出现在4月下旬至5月上旬。第三次高峰在5月中旬,飘絮树种是欧美杨,主要发生在部分山区,对城区影响较小。市民可根据预报信息,提前做好个人防护。

此外,市园林绿化局还制作开发了“北京飞絮防治APP”,方便全市各区和有林单位对杨柳雌株精准定位。记者了解到,APP把杨柳飞絮重点治理区域划分为网格,最小网格达到了50m*50m,仅五环内就有网格28万多个,精确到每一条街道、每一段路。工作人员打开手机就可录入每一株杨柳雌株的位置、生长状况等各项数据,为今后的治理工作提供信息。目前柳雌株信息采集工作已经启动,预计明年可覆盖五环内重点区域。

北京今春飞絮预计有三次高发期,设百处监测点全程监控

高峰期“洗剪扫”应急,今后将逐步减少杨柳雌株

今天上午,记者在丰台区西南四环路侧林地看到,绿化工作人员正在修剪林中的杨树枝条,同时利用高压喷水车冲刷树冠,并用洒水车湿化地面,将“贴地飞行”的飞絮清理干净。

记者了解到,进入飘絮季以来,各区和各有林单位都成立了由园林、水务、市政、交通等多部门组成的杨柳飞絮治理专班,结合本区实际开展各项治理工作,并持续对杨柳飞絮高发区域开展治理作业。

据姜英淑介绍,“在飞絮期,我们加大了巡防力度,在全市设定了80条巡查路线、派驻巡查组,发现高发地区随时通知属地,迅速到位开展应急处理。”

目前,全市已出动治理人员2.7万多人次,出动喷水、清扫车辆4000余台次,对35.7万株杨柳雌株进行了喷水湿化,整形修剪6.9万株,减轻了高峰时段飘絮情况。

姜英淑介绍,今后全市将划分治理区域,通过高峰期加强飞絮清理、丰富绿化树种等方式,综合治理杨柳飞絮。

在飞絮高峰期,将根据不同地区特点,采取相应的应急手段“治标”。对居民区、学校、医院、幼儿园等人口密度大、飞絮强度高的重点区域,将结合春季养护工作对杨柳雌株枝条进行修剪,同时利用高压喷水车、雾炮车等工程车辆冲刷树冠、冲掉花序,减少飞絮在空气中的扩散量,同时用洒水车对地面进行湿化,配合清扫,降低飘絮强度。对人口密度和人流量相对较低的一般治理区域,则综合利用微喷、人工喷洒等方式进行湿化。高速路收费站、胡同等易堆积飞絮的区域,将及时湿化和清扫,水面飘落飞絮结合清污进行清理。

在“治本”方面,姜英淑告诉记者,全市将通过源头控制,不断丰富绿化树种选择,逐步减少杨柳树雌株的数量。对没有飘絮现象的雄株,则仍要科学利用。

具体来说,在新一轮百万亩造林绿化建设中,会选择乡土、长寿、抗逆、食源和美观的优良树种来优化林地绿地的生态功能。同时,在绿地养护中,把杨柳树雌株作为优先替换的对象。“对过密的林子,我们会针对性地选择杨柳雌株进行间伐,并结合对现有老、残、病等杨柳树雌株的替换,从根本上减少飞絮总量。在林下,通过应用乡土宿根地被植物覆盖裸露地面,形成有效的立体缓冲区,提高对飞絮的吸附滞留,把飘落下来的飞絮‘粘’在地面上。”姜英淑说。

北京今春飞絮预计有三次高发期,设百处监测点全程监控

多知道一点:“三问”杨柳飞絮

  • 杨柳飞絮从何而来?

杨柳飞絮问题的由来,要追溯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北京园林绿化建设初期。当时,缺林少绿的北京面临着风沙的威胁,而杨树、柳树凭借着适合北京土壤气候、易于繁殖成活、生长速度快、养护成本低等优势,成为解决北京风沙问题、改善生态环境的“主力军”。目前,杨柳树的森林蓄积量占全市总蓄积的42.2%,是北京乡土树木中的“王者”。

而市民所看到的飞絮其实是杨柳雌树的种子和衍生物。它们为了传播繁衍下一代,每逢春天,就“派出”这些白色絮状的绒毛,携带着种子随风飞散。

  • 治理飞絮,为什么不把杨柳树全换掉?

这几年,有许多市民呼吁把杨柳树全部换成梧桐、槐树和银杏等其他树种,彻底杜绝杨柳飞絮。对此,北京林业大学教授张志翔指出,杨柳树对北京的生态价值无可替代。

张志翔介绍,与其他落叶乔木相比,杨树长得特别快,两三年能起到防护作用,五六年就能成林,最高能长到30多米,具有很好的遮阴效果。“如果没有杨树,北京的‘绿色天际线’将会下降10米。而如果没有柳树,北京的绿色会少一个月。”

而且,其他树种也都有各自的优缺点。“比如法国梧桐,在每年春季也是漫天飞絮。国槐树虽没有飞絮烦恼,但从树高上不及杨树,生态价值略欠,而且垂下的‘吊死鬼(尺蠖)’和洒落的树胶也令人困扰。银杏的问题则更为明显,不但生长缓慢,而且绿化时间短,杨柳成荫时它才刚发芽,秋天一阵风树叶就掉光,银杏果的味道也让一部分人难以接受。”

张志翔认为,治理飞絮不等于“消灭”飞絮,对于杨柳树不能“一砍了之”,科学治理杨柳飞絮还需标本兼治。

  • 飞絮季遇上疫情,出行如何防护?

正值疫情期间,有人担心杨柳飞絮是否会传播病毒。根据现有研究,没有证据表明杨柳絮中存在新冠病毒。

园林部门提示,市民在上班途中或室外活动时,可根据自身需求,佩戴口罩、护目镜、纱巾等防护措施。运动爱好者可以把活动时间尽量选择在早晨、傍晚或雨后等飞絮较轻的时段。如飘絮不慎入眼,请立即用清水冲洗。同时,请市民注意消防安全,不要乱扔烟头,谨防引燃飞絮引发事故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676819.com/beijing-jinchun-fei-xu-yuji-you-sanci-gaofa-qi-she-bai-chu-jiance-dian-quancheng-jiankong/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